1. 又到了一年中最好的季节,因为这是个令人悲伤的季节。我的习惯性沉闷依旧没有得到有效治疗。这个夏天,我几乎每天有效工作在5小时以上。收入确实增加了几倍,但我仍不能面对自己。因为,我实在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延续这种努力的工作状态,它本源就只是阶段性的目标而已,比如今年去一趟去澳大利亚。

    离去澳大利亚只有一个多月了,我却几乎回到了每天有效工作时间不超过1小时的状态。收入呢,降到冰点。我热切期盼这种昏昏欲睡的状态快点过去,而我的下一个目标呢?无论如何,都不是结婚。

    我干嘛要问他怎么办?我的今后,我的计划都是第一人称,无所谓其他人,可他,是谁?算什么?似乎我从来没有关心过?

    我曾经考虑过如果我大胆地追随自己的内心所碰到的阻力非但不会减少,还会招致其他麻烦。可我最怀疑的是,我是否能无悔地忠于它。最后,我选择放弃只是对自己的不能肯定罢了。我从来就是个喜新厌旧的人,为此不断努力地更新自己。这很辛苦,但至少不会让我一无所有。

    现在每天都是煎熬。

    从东到西,从南到北。曾经深入的灯红酒绿,繁华浮躁,都随着我的不能承担哑然而止。世界是看不完的,东西是买不完的,人是玩不完的,美食是吃不完的,唯有钱是可以花完的,感情是可以输完的。当我真正开始自己赚钱的那一刻,我才明白,我将被改变,我将自动收敛,我会一穷二白。说到底,我的悲伤来自欲望和责任的失调。我的自知又是痛苦的本源。

    如果时间可以倒退,我希望是我父母结婚的那个瞬间。我如果不存在,那什么都不会改变,除了我不再是我。

     
  2. themountainlaurel:

    Claudia Gödke

    (via minimist)

     
  3. (Source: crystuls, via c-carefree)

     
  4. cumberbuddy:

    gvacamolly:

    petitbear:

    skittleoakley:

    Daughter tells her Dad he’s going to be a Grandpa [x]

    When he says “really” ;’)

    Never leave this un-reblogged

    What a dear human being he is. 

    (via thoughtful-liar)

     
  5.  

  6. 一个人,一个人,一个人。

     
  7. (Source: zerthis)

     
  8. Blue Ivy doing the ***Flawless Dance @ The VMAS 2014.

    (Source: life-of-beyonce, via calebaffleck)